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 视野 > 权威声音

大卫·桑德罗:像投资页岩气一样投资低碳技术

作者:中国页岩气网新闻中心  来源:南方能源观察  发布时间:2015-8-26 16:07:28

中国页岩气网讯:页岩气革命已经让美国取代沙特和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页岩气产量增加降低了美国对煤炭的依赖,带来了一定的环境效益。然而,由于需求下降,煤炭价格走低,加上碳交易市场的低迷,欧洲近年煤炭进口、消费增加,页岩气潜在的环境效益似乎产生了“地区性差异”。

美国天然气出口进展如何?已实施超过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是否会因美国油气产量大幅增加而被废止?多个州提出的页岩气开发限制性政策是否会影响页岩气发展?低碳技术需要怎样的投资?笔者记者就这一系列问题专访美国能源部前助理部长、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研究中心创始人大卫·桑德罗(David Sandalow)。

原油出口禁令可能解除

笔者:过去十年间,油气行业最受瞩目的变革是美国的页岩油气革命。随着美国页岩气产量的迅速增长,美国的天然气出口项目很可能会改变亚洲和欧洲LNG市场生态。美国政府目前对于LNG项目审批的进展如何?

David Sandalow:目前美国已经批准了6个天然气出口项目(注:分别为Sabine Pass, Freeport, Cameron, Cove Point, Lake Charles和Jordan Cove,其中前四个为在建项目,约在2015—2019年间上线)。在美国的法律体系下,能源部负责项目的审批,而一旦天然气出口项目通过能源部的审批,其目的地就不再受政府审批限制,没有规定输送的目的地——不管是送到中国还是送到印度。一旦审批通过,天然气出口的目的地就完全是个商业决定了,取决于企业之间的合同协商。任何国家的进口商都可以和美国出口项目的所有者去谈。

天然气出口项目所建设施往往非常庞大、投资昂贵,项目过程非常复杂。今年年底,Sabine Pass项目就会上线,而明年或后年还会有一批项目投产。已经有一些海外买家和美国出口商之间进行LNG供应合同的谈判,中国企业自然也能参加到这些谈判中来。

笔者:美国的天然气出口较为自由,但原则上依然禁止原油出口。您如何看待美国禁止原油出口的政策?这一政策是基于1973年以来对于“能源安全”的定义。但目前美国的油气供需面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您如何看待这个似乎已经过时的“能源安全”定义?

David Sandalow:的确,原油出口禁令可以回溯到上世纪70年代,是基于当时的背景而制定的,当时的美国能源格局和现状几乎完全不同,也没有人会想到未来美国竟然可能出口石油。

然而,近几年美国石油产量增长迅速,未来出口石油或天然气的可能性很大,美国也希望出口石油。这种情况下,原油出口禁令已经不适用。也正是近几年,人们开始考虑修改相关法律。

值得强调的一点是,美国目前仍是一个石油净进口国,20%的石油依赖进口。不过,美国本土所产出的原油品种以及我们的炼化设备结构,让出口原油存在潜在的商业价值。所以,如果没有原油出口禁令的话,出口轻质油是颇为合理的。(注:美国致密油和页岩油气开发主要产轻质油油品,但是此前美国的炼化设备针对的是重硫和中馏油,因此出现了大量轻质原油富余)

目前,政府已经开始在禁令之中,创造出一些小的“技术性例外”。比如,美国商务部就准许凝析油的出口政策;此外,美国的法律准许美国向加拿大出口石油。但若论及原油出口禁令整体上的大改变,依然需要通过联邦层面的立法,这意味着要在国会达成一致,而我们也知道,美国国会要达成任何一致通常会非常困难。

所以我个人认为,在短期内法律和政策不会有变动,长远看来,修改此项禁令是有可能的。去年年中以来,原油价格的下跌削弱了解除出口禁令的迫切性,我想,如果原油价格再次攀升,修改法律的呼声会再次强烈,毕竟对于国内的油气企业而言,出口有更多的商业性价值。

笔者:所以您个人支持取消原油出口禁令?

David Sandalow:是的,我不认可贸易限制,我认为取消禁令是有意义的。原油出口禁令的取消与其他政策修订结合起来,这也非常有必要。

例如,目前美国没有碳交易市场,也就没有碳价。未来,我们需要出台碳价政策,这对美国的碳排放将是颇为有益的。若把取消原油出口禁令和碳交易两种政策结合起来,可能会更有意义。

笔者:美国页岩气LNG想要出口到亚洲市场,俄罗斯也在筹谋,希望建设东部管道项目,从中国进入亚洲天然气市场。不少分析因此认为,未来美国页岩气、俄罗斯管道气以及其他一些LNG项目将在亚洲市场中进行竞争。您如何看待美俄在天然气市场的这种潜在竞争关系?

David Sandalow:据我所知,俄罗斯与中国的管道项目是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之间达成的一致,两国高层希望推动这一项目的发展,推进双方在天然气领域的合作。但至于在具体商业层面,天然气管道建设何时可以建成、何时能够输送天然气,还需拭目以待。

禁止压裂不会形成全美示范效应

笔者:美国页岩革命的成功广为称道,然而在过去几年里,我们看到在诸如宾夕法尼亚和纽约等州,对页岩气开发的态度变得颇为冷淡,甚至反对声频频。早前,纽约州出台新政,禁止州内进行页岩油气压裂。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这些声音?美国页岩气开发会倒退吗?

David Sandalow:需要指出的是,纽约州此前没有页岩气生产。所以尽管目前有压裂的禁令出台,却并不会影响美国整体的页岩气产量。

美国各州因为不同的发展背景,对页岩气的态度有很大不同。东部各州的页岩气开发面对着较大争议;而在中部,从德克萨斯州到北达科他州,对页岩气开发的支持度比较高。这通常是和他们的人口和工业特性有关,当地的人口密度越大,关于页岩气的争议就越激烈,毕竟人们不想在自己家的后院开发页岩气,比如美国中部人口密度就较低。而另一方面,美国东部没有开发油气资源的传统,而德州却一向以出产油气资源著称,因此在中部地区开发页岩气,面对的阻力就比较小。

所以,纽约等州禁止压裂的政策,不会形成全美的示范效应,也不代表美国对开发页岩气的整体态度。不过,可能对出现全国性态度转变的一点,是对页岩气引发的小型地震与日剧增的担忧。目前已经有一些研究数据显示,在俄克拉荷马州,近年来小型地震的数量比在没有开发页岩气时有显著增加。

但是,这里必须强调一点。这些轻微地震并不是压裂所造成的,可能在页岩气开发后期,在压裂之后油气井产生了返排水,而将废液重新注入地底所形成的。这意味着,理论上我们可以不使用重新注入的处理手法,而是使用水处理技术,把废水保留在地上。也就是说,废液处理得当的话,就不会直接诱发轻微地震。所以对页岩气开发的态度造成影响的,更可能是对地震的担忧。

笔者:可以说,业内对于页岩气开发对环境影响的理解,是一个不断改进的过程。而相对应的,政府对于页岩气环境影响的监督和政策制定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回顾美国在这方面的经验,我们需要注意什么?

David Sandalow:首先说一下美国的实际情况,我们有可观的页岩气产量,但与之相关的环境问题实际上少之又少。然而,这并不能排除页岩气开发可能引发环境问题的可能性,尤其是在操作不当的情况下。

在美国,有监管部门在密切关注环境影响,但分工不同。在联邦层面也有,环境保护署(EPA)会监管页岩气开发过程中的气体排放和废水处理问题。而其他方面的监管以及环境政策,则要由州政府部门来主导。不过我认为,尽管没有统一形式的监管,但各个方面的监督目前都很到位。

页岩气开发给美国带来显著的环境效益,我认为对中国而言将同样如是。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已经万无一失。如果钻井、套管或固井不当,或者运输层面出现问题,那么很可能出现甲烷泄漏或废液流出等问题,因此页岩气开发的环境风险同样巨大。总的来说,页岩气有带来环境效益的潜力,也可能引发环境问题,谁都不能妄下定论。

今天的低碳技术就像20年前的页岩气

笔者:美国能源部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开展了东部天然气项目(Eastern Gas Project),花巨资支持了多个历时数年的研究项目。30年前没有人能预想到如此大规模的投入会带来什么。在您看来,在美国页岩气开发的历史中,对于周期长、投资大的研究项目有何经验可借鉴?

David Sandalow:确实如此,我觉得早年那些针对研发的投资非常值得。如今清洁能源技术的发展就可以从中借鉴经验,在能源技术发展的初期,政府是绝对重要的推动者。

投入的大量成本可能在10年甚至20年后才会开始慢慢收回,中长周期、高成本是公司们无法承担的。但是如果没有这些投入,也不会有未来的技术发展。如果当初美国联邦政府没有参与,页岩气革命也不会发生。美国页岩气革命能够来临,联邦政府起到了核心作用。

因此,我们应当继续为未来所需要的技术做先期的投资,目前我们面临着严峻的全球变暖问题,低碳技术就是我们未来需要的技术,而这些技术在当下的状态可能和20年前页岩气技术的状态一样,还在摸索阶段,但它们也会像页岩气技术一样在20年后走向成熟。即便20年后才能看到成果,但对技术研发投入必须从今天就开始。

中美需要在应对气候变化上做得更多

笔者:过去两年美国页岩气迅速发展,导致美国煤炭需求降低,煤炭价格随之走低。与此同时,欧洲增加从美国进口的褐煤,其煤炭消耗和碳排放都在增加。您如何看待这一颇有讽刺意味的反转?

David Sandalow:这个反转的出现,很重要的一点是德国的弃核政策。过去多年里,德国都被看作是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领导者,欧洲和德国也确实做了很多,有些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比如,德国推动太阳能发展的政策,大大刺激了太阳能技术的进步,降低了太阳能发电项目的成本,这对于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意义颇为显著。尽管德国如此尽力推动低碳,却选择了弃核。这一政策不可避免地导致了能源结构的转变。

全球都在应对气候变暖,弃核会导致对煤的依赖增加,由此产生上述如你所言的煤炭消耗增加、碳排放增加的现状。

你要问我是否是美国出口了褐煤,确实是的,但这是因为欧洲需要煤来发电。即便这些煤不来自于美国,欧洲也会从其他地方买进来。这个问题在于社会对煤炭的需求,消费者必须负起责任。这一转变的教训在于,政府需要综合考虑多种因素,确保其能源政策是可以促进能源转型。

笔者:提到碳排放,就不得不提今年非常重要的一个议题——即将召开的巴黎大会,您对巴黎气候谈判有什么期待?

David Sandalow:全球变暖是一个当下重要的议题,我们面临的挑战日益严峻。去年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最振奋人心的进展,在于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就两国政府共同应对全球气候变暖达成的一致。中国和美国需要共同应对气候问题,在这方面协同努力能做得更多。

6月26日,两国政府还在华盛顿展开了战略经济对话,几百位两国政府官员参与了会谈。就我看到的此次成果来看,很多都是强调全球变暖和环境议题,其中最让我欣喜的,就是强调中美双方要共同努力,以在巴黎大会中寻求积极成果的一个宣言。

我过去在美国政府任职期间,曾多次以不同的形式参与到应对气候变化的谈判中来。这些谈判都是挑战重重,因为根据目前联合国和大会的惯例,必须在所有成员国达成一致之后,才能继续推进某一议题。自然,要这么多国家达成共识实在太难了。我也希望能够对巴黎大会积极期待,但无论如何,我认为中美两国在气候问题上共同努力非常有意义、非常重要。

关键字:大卫·桑德罗 页岩气 低碳技术

中国页岩气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页岩气网:xxx(署名)”,除与中国页岩气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00116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页岩气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页岩气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sgcn.com.cn

发表评论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说几句吧

验证码: 看不清楚?

京ICP备12023756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804
中国页岩气网--中国页岩气行业唯一门户网站
新闻采编部:010-65001167 13683636805 E-mail:news@csgcn.com.cn 传真:010-65002772
中国页岩气网官方唯一指定交流群QQ:247901023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延静西里2号华商大厦1007A室
版权所有 中国页岩气网© Copyright 2011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I5tool.com